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2 08:39: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久大希望,托养中心能成为一个为家属解决后顾之忧的地方,家属把亲人送来后可以安心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。他很认同台湾一家植物人社会福利机构的理念,“安养一个植物人,就是安抚一个家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怡请的护工苏阿姨告诉记者,在护工行业,很多人不喜欢照顾植物人,一是因为要24小时守着病人,大家觉得不够自由,二是嫌不够卫生。与照顾普通老人相比,照顾植物人护工的工资要高30%~4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紧闭的大门出现了一道缝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不是不了解,而是不愿意去了解这个群体。”一位专注于植物人治疗的医生说,植物人大多散落在底层,基本是被放弃的一群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卧床四个多月后,她的手骨已经变形,左手呈倒钩状向外弯曲,右手半握拳头,把大拇指攥在手里。丈夫老安看着心疼,每天都会给她做肢体按摩,上午三个小时,下午三个小时,一边做一边时不时问她一句“疼不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听之下,老安找到了一家托养中心,“最起码不像养老院,没有那种压抑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是平稳状态,老人身边也需要两个护工,为她喂食、吸痰、做康复运动、定时翻身叩背。“每晚至少要翻两次身,一天两天还行,时间长了没人受得了这种作息。”陈怡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托养中心有20名护士,每6个护士负责一个病区,负责照护33名患者。每天,护士要负责给患者做口腔护理、尿道口护理、翻身拍痰、吸痰、喂饭。周二会为患者刮胡子、剪指甲,泡脚,周四为病人换洗床单,每2-3天帮病人排一次便,植物人没有自主排便能力,排便时,护士会先用开塞露,然后用手取出排泄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事件迅速引发美国民众大怒,一场抗议浪潮席卷全美,大批民众涌上街头,焚烧国旗、洗劫商店、毁坏建筑,要求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,一时间美国各地形成了普通民众与警方的对立态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经济压力、身体压力、精神压力,我只能解决其中一个。”她说,为了母亲,她不能让自己倒在压力面前。